關於部落格
燻蒸
  • 1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至少一半停車費沒進政府口袋

  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廣州、天津四個城市汽車總量已超1200萬輛。汽車停靠在路邊政府劃定的車位上,車主每次動輒要付出十幾元甚至數十元的停車費。   道路停車位屬公共資源,但“新華視點”記者近日調查發現,車主繳納的停車費與政府財政所得之間存在巨大差額,至少有一半收上來的錢最終沒有進入政府的口袋。   按照多數大城市現行的停車管理辦法,車主向停車管理者付出停車費的背後,是停車管理者要取得停車位經營權,並向政府繳納占道費和經營權使用費。記者調查發現,北京和上海至少有一半停車費沒有進入政府口袋,廣州也很少,而天津地方財政的相關收入甚至是零。   ——在北京,按照北京市2011年制定的辦法,北京全市正規停車企業2013年應向政府繳納近3.9億元占道費。但實際上,正規停車企業一年向車主的總收費超過10億元。這意味著,就算是加上停車企業納稅,路邊劃線停車收入也僅有不到50%進入政府財政收入。   ——在上海,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根據規定,停車企業會將收費全部上繳財政,隨後區縣財政部門按50%左右比例向停車企業返還。這也意味著,約一半的費用沒有落入政府口袋。   ——在廣州,根據廣州市物價局公佈的信息,2013年取得經營權的單位共向市財政繳納經營權有償使用費1346萬元,向所屬區財政部門繳納占道費1489萬元,總計不到3000萬元。但據保守測算,全廣州車主一年需付出停車費約10億元,這意味著僅有約3%的停車費最終收歸財政。   ——在天津,記者採訪瞭解到,目前在天津城區經營約2.4萬個停車位的天津聯華停車公司,自2011年經營停車位以來,沒有向管理單位天津市國資委上繳過一分錢的利潤。   經營“私人化”分配“暗箱化”   記者發現,雖然不少城市聲稱停車管理進行市場化改革,但一些不合理的現象卻顯示,停車位經營過度“私人化”,公共資源分配長期“暗箱化”。   ——停車企業私人股東背景與經營能力令人質疑。   在天津,聯華公司49%股份“姓私”,實際股東中不僅有大量自然人,還出現了港資公司。在廣州,作為取得合法經營權的兩家咪表公司之一,德生咪表公司複雜股權關係的背後,實際股東多為自然人。   記者調查發現,北京110多家停車企業中有一部分是註冊資本過低、辦公地點簡陋、辦公人員極少的微型私人企業。   ——公共停車資源分配固化、長期不透明。   記者發現,北上廣津等大城市核心城區停車位的經營權被一些企業長期把持,一些城市聲稱對車位經營資格進行招投標或特許經營,但實施過程卻讓人“看不懂”。   2011年,廣州市政府對中心城區的占道停車位進行招標,最終電子泊車公司、德生咪表兩家公司從五個競標者中勝出。然而,根據工商登記信息顯示,電子泊車公司與三家未中標公司均有關聯關係。而招標方為了順利進行招投標,還特意更改了投標者的資質門檻。   ——政府管理部門對停車企業審核管理不嚴。   在天津,按照天津市國資委對旗下企業管理要求,其控股51%的聯華停車公司每年應向國資委上交4000萬元利潤。但實際上沒交過一分錢的聯華公司,仍能正常經營天津主要停車場。在北京,京聯順達智能停車管理有限公司的公司法人代表此前因在公司轉制過程中違法,被處以刑事處罰,而在公司轉制存諸多疑點的情況下,京聯順達將唯一股東變更為前法人代表的親屬後,仍然正常運行。   收了多少錢   錢都去哪兒了   記者在北京、上海、廣州、天津等地採訪時,沒有一個城市的財政部門公開回應關於巨額停車費的詳細收支情況。   北京市2011年曾公佈,向企業收取的占道費2009年為3372萬元,2010年為2110萬元,但具體使用去向沒有公佈;廣州市物價局公佈,2013年市、區財政停車位經營權收入2835萬元,用於市政道路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和市政道路養護維修,但支出細節不詳;上海市有關部門表示,進入財政的停車費主要用於交通規劃、換乘補貼等,但未公佈具體使用情況。   參與申請信息公開的多位律師和車主認為,城市道路作為公共資源,對於臨時性停車,在已經收取過包含養護費的燃油稅後,卻又設置行政事業收費項目,有重覆收費嫌疑。據新華社  (原標題:至少一半停車費沒進政府口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